2014年5月11日 星期日

《華爾街日報》:香港工業中心時尚變形記

(轉載)


Palani Moha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港 許多空置的工業大廈正在迎來大批的藝術家、畫廊和時尚店舖,他們來這裡尋求便宜的租金,同時也為張揚個性。香港一處曾經貧瘠的港口區因此像紐約曼哈頓肉庫 區(Meatpacking District)一樣搖身變成了時尚聖地。加上本來就在那裡的海洋公園、珍寶海鮮舫和名牌大賣場,香港仔正成為大陸遊客新朝聖地。

如今 一條新的地鐵線路即將幫助香港仔完成向高檔社區的轉變。香港仔聚集了香港的許多漁船,曾經因為漁民們住在船上的水上人家生活而被外界熟知。香港仔地區的工 業大廈是在香港還是製造業中心的那個時期建造的,大量租客的蜂擁而至,印證了中環、銅鑼灣這類高房價地區的昂貴租金是如何迫使租戶外遷的。

開發商和投資者們對香港仔的興趣也是日漸濃郁。在香港仔工業中心黃竹坑,商業地產的售價已經從2007年的每平方英呎600港元(約合每平米人民幣5,190元)一路飆升至6,000港元(約合每平米人民幣51,890元)。

主推本地藝術家的畫廊安全口(Gallery Exit)表示,自從畫廊從中環的荷李活道搬到香港仔後銷售行情一路看好。安全口畫廊策展人阿里安娜•蓋爾尼(Arianna Gellini)說:「我們一般都是熟客,搬離中心地帶讓我們顯得更特別。」

香 港仔位於香港島的南端,有8萬人口。香港貧富差距的現實在這裡得到充分的表現:香港仔既有工業大廈、公屋、養老院,同時也有一個高檔遊艇俱樂部和兩家頂尖 的國際學校(加拿大國籍學校和新加坡國際學校)。附近壽臣山的別墅每套賣到了一億港幣(約合人民幣8,000萬元)甚至更高。

Palani Moha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香港創樂團搬進了大生工業大廈(如圖所示),這棟大廈雖然仍主要用於工業,但也開始向藝術團體出租空間。
香 港仔距離中環商業區有20分鐘車程,離開銅鑼灣購物區只有一條隧道,但這樣的距離對於在狹小的香港島上生活的香港居民來說已經很遠了。雖然交通有些不便, 過去三年裡仍不斷有藝術家和創業者們搬來這裡,因為即便在近期租金不斷上漲的行情下,在香港仔仍能找到比較便宜的地方。

香港創樂團 (Hong Kong New Music Ensemble)創始人、藝術總監凌藝廉(William Lane)說:「在香港空間就是奢侈品,但你需要有空間才能有創造力。」香港創樂團搬進了大生工業大廈(Blue Box),這棟大廈雖然仍主要用於工業,但也已開始向藝術團體出租空間。記者訪問這座工廈的時候,樓下電梯口堆著的幾根鋼管突然砸了下來,工廈裡很多推著 推車來來往往的工人,難怪很多父母對送孩子來參加創樂團的活動感到猶豫。

香港仔商業地產的租金在過去一年中持續攀升,而同期中環的租金卻 在下滑。即便如此,兩個地區的租金差距依然很大,足以讓租戶們捨棄中環投奔香港仔。據在香港租售商業地產的澎達物業顧問行有限公司(Prime Property)的數據,大生工業大廈的租金為每月每平方英呎九港元(約合每平米人民幣77.8元),而在中環的國際金融中心一期月租金則高達每平方英 呎160港元(約合每平米人民幣1,380元)。

當然,香港仔的吸引力遠不止於便宜的租金。舊的工廠大樓從外面看也許顯得荒涼破舊,但據租戶們說,它們高高的天花板、超大的窗戶、開放式空間讓它們看起來個性十足。

這 一因素也吸引來了像化妝品公司Red Earth Cosmetics董事長鐘婷婷這樣的時尚人士。這位曾經的私募股權基金投資人、投資銀行業者過去把自己叫做「中環女孩」,現在卻很享受在香港仔寫字樓 One Island South裡的工作生活。和她一樣選擇了這棟辦公、購物綜合物業的租戶還有其他一些創業者、設計師以及香港高端百貨公司連卡佛(Lane Crawford)。鐘婷婷說,這讓你感覺就像是在紐約的SoHo區。她在樓下一家素菜館用午餐,有時也會去樓下一家茶餐廳吃麵。

香港仔 在其他一些前金融專業人士圈中也很受歡迎。謝成思原來是一傢俬營銀行的從業者,辭職後開了一家名為行成於思的旅行社,她以每月18,000港幣(約合人民 幣14,500元)的價格租下了香港仔的一個工作室,而在中環相同面積工作室的租金會是這裡的兩倍。如今,辦公室里長玻璃窗看到一篇綠色的景緻,還有足夠 大的空間可以放置一台鋼琴以及舉辦週末的電影派對。謝成思甚至在考慮搬到香港仔的一處公寓來住,這裡住房價格也比較便宜,雖然房價差距沒有寫字樓那麼大。

據 中原數據(Centadata)的數字,香港仔最大的居民小區海怡半島的住房售價在每平方英呎8,500港幣左右(約合每平米人民幣73,510元),比 香港島北邊的太古城便宜1/4左右,比中環或者外國人聚居的半山區更是便宜了一半。不過,隨著越來越多時尚企業入駐香港仔,人們可能又會被高房價嚇跑了。 有人擔心,新近這股湧向香港仔的熱度會讓它失去一部分魅力。

高端冰激凌甜品店2/3 Dolci的老闆高寶豐對於新地鐵線路的開通又喜又憂。他擁有香港仔一處工業大廈的一層樓面,香港仔越來越旺的人氣給他帶來了可觀的收入。他說:「作為房 東,我當然希望價格不斷上漲。但是,作為一名零售業者我又需要找到能負擔得起房租的房子。我希望這個地區能兩者都兼顧。」